日本游學專線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日本游學專線 > 《妖貓傳》里的空海大師,在長安到底做了什么?—蟬友圈日本游學之旅

印度尼泊爾朝圣

最新線路

更多>>

佛旅回顧

更多>>

朝圣熱點

更多>>

斯里蘭卡

《妖貓傳》里的空海大師,在長安到底做了什么?—蟬友圈日本游學之旅

發布時間:2019/11/13 日本游學專線 朝圣熱點 瀏覽次數:22

華美至極的《妖貓傳》中
一位頂著圓圓的腦袋
長著小正太的臉
還帶著一對小眼神兒的倭國驅魔僧
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演員染谷將太扮演的空海

這個名為沙門空海的留學僧
史上實有其人
沙門空海又被尊稱為弘法大師
他是日本佛教密教真言宗的創立者
對于日本佛教的意義
相當于達摩對于中國佛教

空海大師

空海(774-835年),是奈良時代與平安時代之交的佛教高僧。當時日本仿中國古制,在中央設立大學寮,在地方設立國學,培養官僚,開設的科目有明經道、算道、書道等,其中明經道為主要科目,傳授的是儒家經典。

空海15歲的時候跟隨外舅學習《論語》《孝經》和史書,18歲的時候進入大學寮,學習明經道。在大學寮期間,空海受到一位僧人指點,接觸到佛學,并對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在阿波國大瀧山、土佐國室戶崎等地進行修行。在20歲時,空海正式在大和石淵寺出家,兩年后在奈良東大寺受戒,得法號“空海”。

空海來華 就在長安青龍寺

空海信仰佛教密教,信仰的對象為大日如來佛,按照密教教義,此佛為佛法的直接體現,而將其它教派信仰的釋迦牟尼佛視為他的化身。密教形成初期,體系尚未建成,經典、教義混亂,還摻雜了大量巫術,稱為“雜密”階段。7世紀以后,《大日經》《金剛頂經》兩部經書集結完成為標志,進入“純密”階段。在唐代以前已有密教經典傳入中國,到了唐代開元年間,印度高僧善無畏、金剛智、不空等人來華傳教,獲得了朝廷的大力支持,由此密教在中國發展到了極盛。

空海最早接觸的就是雜密。后來他在大和久米寺,閱讀到了從中國傳入的《大日經》(善無畏譯),遂產生了來華學習密教的決心。804年,空海加入第17次遣唐使的隊伍前來中國。途中遭遇臺風,其乘坐的船在海上漂流了34天,才在福建霞浦靠岸。次年到達長安,投入青龍寺惠果門下。

惠果是印度高僧不空的徒弟,曾經為唐代宗、德宗、順宗舉行過灌頂儀式。空海在惠果的指導下,學習了多種密教經典和修行儀軌。但是同一年,惠果就圓寂了。之后,空海又跟隨罽賓沙門般若、天竺沙門牟尼室利繼續學習。

806年,空海返回日本,并且帶回去了大量珍貴的佛教經典和器物。第二年,在平城天皇的準許下,空海以高雄山寺為據點開始傳播真言宗。并且,在他的推廣下,真言宗成為了日后日本影響力最大佛教流派之一。

空海不僅在佛教上造詣極高,精通“篆、隸、真、草、行”五種書體,被稱為“五筆和尚”,最擅長草書,有“草圣”之稱,與嵯峨天皇、橘逸勢被稱為“日本三筆”,其代表作為《風信帖》《三十帖冊子》。空海主持編成了日本第一部漢字字典,還創造了日本平假名,他的名著《理趣經》是日本真言宗最重要的一部經典,其的《文鏡秘府論》是日本漢詩學的開山之作。

空海大師在長安的日子

等大使一行及空海獲得入京許可,一行二十三人備好行裝從福州出發時,已是秋意漸濃的11月3日。離10月3日抵達福州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在這期間,空海在那里對唐朝佛教界的動態一定有了很詳細的見識和了解。但是,都城長安才是密教繁盛的中心,去那里才是留學的目的,為此他在入唐之前就進行了大量周密的調查研究。為什么這么說呢?正因為他一開始就有入京的想法,所以當他被拒絕時便立即上書申訴。但是,空海當時并沒有想到在長安要師從于誰,只是期望長安會有密教的名師,可以直接面授。

據《日本后紀》十二“延歷二十四年六月八日”條,一行人歷經7520里(中國里程)橫穿大半個中國,于唐德宗貞元20年(804)12月23日抵達都城長安。空海的《請來目錄》中也可見12月下旬入京的記載。第二天,即24日,葛野麻呂向德宗上呈國書及貢品,25日,接受皇帝接見,履行大使的職責。歸國報告對從福州到長安的旅程有詳細記述,一行人旅途的艱辛是難以想象的。第二艘船的菅原清公他們已經在這之前入京,因為最澄和義真中途前往天臺山,空海與最澄在唐期間應該是一直沒有碰上面。

唐朝當時由于安史之亂,政權已經開始衰落,但思想文化已經進入了鼎盛期。佛教十三宗當中,三論宗、法相宗、華嚴宗、真言宗、天臺宗、律宗、禪宗等尤為興盛,固有的儒教和道教不用說,還有屬于基督教一派的景教(聶斯脫利開創)及拜火教、摩尼教等異國宗教。另外,當時比較活躍的大家當中,文學家有韓退之、柳宗元,詩人有白樂天,畫家有張璪、周肪、邊鸞等,書法家有柳公權、歸登、吳通公、韓方明等。空海后來曾提到在唐朝跟隨解書先生學習過書法,內藤湖南認為解書先生就是韓方明。此外,音樂、雕刻等領域也都迎來了鼎盛時期。

長安此時是世界文化的中心。終于來到向往中的繁華都市長安的空海,想必會各處參觀佛教寺院以及道觀、景教、回教的寺院等,完全沉醉于文學、詩歌、書法等充滿魅力的大都市的文化以及唐朝的周全招待。過完年的貞元21年(805)1月23日,在位長達二十六年的德宗駕崩,隨后舉行了順宗的即位儀式。2月初,空海為大使代筆給來到唐朝的渤海國皇太子寫信,可以看出,自抵達長安以來,空海幾乎一直與大使一行同行。

·葛野麻呂一行于2月10日從長安的宣陽坊出發,踏上了歸國的旅途。據《日本后紀》十二“延歷二十四年六月八日”條,副使石川道益在歸途中病沒。

·5月18日遣唐使船從明州揚帆出發。這時,已經完成還學生任務的最澄也搭乘葛野麻呂的第一艘使船回國。

·這回海上航行比較順利,6月5日抵達對馬,大使于7月1日進京匯報情況(《日本后紀》十三)。最澄則于當月4日前往復命,這從他所著的《天臺法華宗法偈》中可以看出。他在唐滯留時間為八個月。

·8月15日,最澄將《進官錄》及帶回的二百三十部四百六十卷經典、有關密教圖畫、法具等的《將來目錄》一卷進獻天皇(《叡山大師傳》)。于是,桓武天皇立即命和氣弘世將請來的天臺典籍抄寫八百卷分發南都七大寺,并召集奈良的道證、修圓、勤操等法師前來京都西野寺天臺院學習天臺地典籍。

另一方面,空海則與橘逸勢一起留在了長安,就在葛野麻呂一行出發的2月10日,他們從大使宿舍宣陽坊搬到了同在長安城內的西明寺(《請來目錄》)。《御遺告》《遺告真然大德等》也記載:“此間,大使賀能大夫等先歸國。是為延歷二十四年雷時也。即大唐貞元二十一年。少僧并橘大夫敕準留學。(詳見別記)”西明寺為高宗所建,是個大寺,據說南都的大安寺是仿照此寺的規模建的(《元亨釋書》二,道慈傳)。當時,從我國去的留學生大都投宿這個寺院,可以說是個留學生聚集的地方。在2月10日空海入住之前,永忠便投宿于此。永忠也是個留學生,他是寶龜初年入唐,在長安已經生活了三十年,所以,應該能和當地人一樣說唐語了。空海回國后仍然經常和這位南都的法師交往,但第一次見面應該就是在西明寺。永忠隨葛野麻呂一行于2月10從長安出發回國。

我們知道,當時的長安城里有很多日本人。前述橘逸勢是與嵯峨天皇、弘法大師空海并稱日本三筆的人物,據《橘逸勢傳》記載,唐朝人尊稱他為橘秀才。和空海一起入唐的僧人和一般留學生當中還有一些比較優秀的,但是很多人搭乘第三和第四艘使船,不是壯志未成就是葬身海底。和空海一起到達唐朝的人之中有個叫做靈仙的。他曾攜南都興福寺慈蘊所著的《法相髓腦》一卷渡海,這件事在這本書后有記錄。但是,當天長5年(828)淳和天皇賞賜獎學金百金時,他已在彼地遭到毒殺(《靈仙三藏行歷考》)。像靈仙這樣的,偶爾會因為在唐朝參加譯經事業而留下姓名,客死異國者好像并不只限于阿倍仲麻呂那樣有名的人物。

下面概述一下這一時期長安的密教情況。唐玄宗開元年間(713~741),跋日羅菩提(Vajrabodhi金剛智)、戍婆揭羅僧訶(Subhakara-simha善無畏)、不空金剛(阿目祛跋折羅Amoghavajra)等巨匠從印度來到中國,傳播大法。如前所述,當時中國已有法相、三論、天臺以及凈土、禪、律各宗流行,這些佛教宗派都已經被中國化了。與這些相比晚一些,金剛智、善無畏兩位三藏大師從印度傳來兩種密教,這可以說是新來佛教。翻開中國密教的歷代大師傳略,玄宗(685~762)開元4年(716),印度人善無畏(637~735)來到中國,翻譯了四部十四卷秘典。其中的《大日經》一部七卷被當做真言密教的根本經典之一。接著,開元7年(719)同為南印度出身的金剛智(~741)來唐,在洛陽和長安翻譯了八部十一卷秘典。金剛智的弟子,斯里蘭卡島或西域出身的不空金剛(705~774)于開元8年(720)年僅十六歲時來到洛陽,師從金剛智,協助其翻譯事業。

之后,因為開元29年(741)金剛智圓寂,他返回印度廣搜秘典原著,天寶5年(746)再度來到長安。他任職于玄宗、肅宗、代宗三朝,從事大部頭的秘典翻譯,共計一百一十部一百四十三卷。可以說,他為中國的密教奠定了基礎。特別是玄宗,尊不空為師,親自執弟子之禮接受入壇灌頂。代宗也虔誠皈依不空,在宮中設置內道場,讓人修煉真言秘法。因此,密教在當時作為唐王朝的宮廷宗教保持了穩固的地位。以青龍寺的惠果(746~805)為首,不空共有六大弟子。惠果出生于陜西省西安府,從小師從不空。不空以其過人的加持祈禱之法力,集唐王朝歷代尊信于一身,被尊為國師,在他去世后,惠果作為不空的正傳弟子,任職代宗、德宗、順宗三代,被尊為“三朝國師”(《惠果阿阇梨行狀》)。

上述之中,金剛智及其弟子不空將南印度的金剛頂經系密教傳到中國。這二人在加持祈禱、修法的實踐方便也很優秀。而善無畏傳來了大日經系密教,其弟子一行是中國人,由善無畏傳授,一行執筆寫成《大日經疏》,另外,他是有名的《大衍歷》的作者。一行的肖像出現在中國政府發行的郵票上面,已為一般民眾所知。惠果也學善無畏系密教。后面將要說到,空海傳來的密教當中包括了金剛智系和善無畏系兩派,也就是包含了所有的印度正純密教,這正是因為其師惠果對這兩個系統的密教都有傳持。中國不用說了,就連西域及新羅(朝鮮)、南海一帶也有很多留學生聽聞惠果之名,來到青龍寺接受其教誨。作為日本人的空海也從西明寺加入到他們當中。國際色彩濃厚的青龍寺當時的情形是可想而知的。關于惠果與空海的相遇,空海自身的記述已經很清楚,非常有名。總之,空海繼承了龍猛–龍智–金剛智–不空–惠果所傳印度密教的正統。而且,還繼承了善無畏–一行–惠果所傳大日經系密教,因此可知,空海的真言密教是綜合了印度密教的產物。

空海于貞元21年在長安醴泉寺跟隨北印度的般若三藏及牟尼室利三藏學習梵語以及流傳于南印度的婆羅門宗教即印度哲學,這在他的著作《秘密曼荼羅教付法傳》可見記載:“貧道大唐貞元二十二年,于長安醴泉寺聞般若三藏,及牟尼室利三藏,南天婆羅門等說云云”(《略付法傳》中也有相同文字)(參考本節后注)。另外,很可能是空海在世時其高徒真濟所編的《遍照發揮性靈集》序中記載了惠果臨終時對空海所說的話,其中有“唐梵無差,悉受于心,猶如寫瓶”一句。關于跟兩位三藏學習的時間的問題,因為見到惠果是這年的6月上旬,所以很可能是1月至5月末之間。從他獲贈梵文原典來看,很可能成為第一個能夠理解梵語的日本人。不懂梵語密教便無法入門,他應該是在打下了梵語的基礎之后才投到惠果門下學習密教的。

據文獻記載,空海滯留長安期間,與很多文人名士都有交往,特別是從天竺國般若三藏和惠果大阿阇梨那里獲益最多。據空海直接聽他所說,般若三藏是印度罽賓(克什米爾地區)的婆羅門出身,少時歸入佛門,周游五天(全印度),發誓傳播佛教來到中國。據說還想遠渡東海(日本)未能實現,便將自己翻譯的漢譯經典和三冊梵本托于空海帶回。所謂經典是指新譯《華嚴經》四十卷(普賢行愿品)、《大乘理趣六波羅蜜經》十卷、《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十卷、《造塔延命功德經》一卷,共計四部六十一卷。這位般若三藏見到空海時應該已經超過七十歲,很明顯,他對這位從日本來的青年給予了親切指導,因此,青年時代的空海得以有機會直接跟隨印度高僧學習,并且親手接受他所譯的經典,將其帶回日本。留學中國的日本僧人當中,能夠如此幸運的好像沒有他例。比如說,《心地觀經》在當時還沒有傳入我國,但這部經典所闡釋的四恩的教義后來構成了空海佛教倫理的核心。這樣看來,空海應該是得到了這部經典的譯者,也就是前述兩位三藏的直接口授。

但是,比起以上所述更為重要的是,得到青龍寺的惠果傳授密教,并按其指點搜羅了從經典到佛像、佛畫、法具等一切必要之物帶回日本。而且,因為惠果是印度人不空的弟子,可以說空海繼承了印傳密教的正統。近年來,隨著梵本和藏譯圣典研究的推進,與空海所傳的一致性得到了確認。這是在幾十年前的佛教研究中沒能預想到的事實之一。例如,空海的著作之一《般若心經秘鍵》是將般若經典的精要《般若心經》從密教的立場進行注釋,將其當做密典來對待。這一類的注釋書在藏譯經典的般若心經注中也有發現,從中可以窺見印傳密教的注釋態度。

空海和傳承印度正純密教最后法燈的絕代名師惠果是如何相遇的呢?《空海僧都傳》記載:“即遇上都長安青龍寺內供奉大德惠果阿阇梨,沐五部灌頂,學胎藏金剛界兩部秘奧之法。及得毗盧遮那金剛頂等二百余卷經,并唐梵諸經論”,《御遺告》中也有幾乎一樣的記載。其他資料也是一樣。空海住在西明寺期間,與同住的志明、談勝法師等人一起去青龍寺東塔院拜訪過惠果,時間應該是在貞元21年5月末、6月初左右。他在《請來目錄》中追述說,在長安停留期間,偶然聽聞惠果大名,便前往拜訪。雖說可能帶有偶然因素,但從前一年抵達長安算起已經過去將近半年,在這期間,他一直在為能夠得到傳承了密教正統的惠果的傳授而做著周全的準備。

惠果一見到空海便迎上去拉著他的手說:“我先知汝來,相待久矣。今日相見,大好大好。報命欲盡,付法無人。必須速辦花香,可入灌頂壇。”如他所說,惠果對于空海這個立志于密教入唐求法,逗留長安已有數月的異邦人的名字已經有所聽聞。而且,“相待久矣”。可以說,空海與惠果的相遇是頗具戲劇性的。6月13日,入學法灌頂壇受胎藏界灌頂,7月上旬受金剛界灌頂,8月10日受阿阇梨位傳法灌頂,僅僅三個月時間,便得到金剛界、胎藏界大法的悉數傳授(《請來目錄》)。據說在這兩界灌頂中往灌頂壇投花時,花總會落入曼荼羅的中臺大日如來,惠果發出了久違的贊嘆聲。有解釋說,后來空海自稱遍照金剛(大日如來)就是因為這不可思議的佛緣。

本文內容摘自《沙門空海》
作者 渡邊照宏 宮坂宥勝
譯者 李慶保

春節·日本游學之旅
時間:2020年1月27日—2月4日(九天)
(京都、高野山、奈良、東京)

歷史上的日本,以中國為師。千百年來,日本國土內保留了許多中國的文化傳統,時至今日依然煥發活力。

在日本,總會不時地看到中國的影子,兩國之間有著許多歷史交匯、文化交流的映照,這種映照體現在日本的建筑、寺院、文字、禮儀、茶道,以及風俗上……

2019年9月,蟬友圈佛旅首開“日本禪素游學線路”,此線路歷時9天8夜,以深度游學日本佛教祖庭道場,感悟三大傳奇高僧一生、品學日本風靡全球的“精進料理”,以及體驗日本迷人的歷史人文風光等為行程,廣受大家好評!故,在大眾的提議下,蟬友圈在2020年春節期間將重啟日本禪學素食之旅! 【線路詳情

關于我們

廣州蟬友圈國際旅行社(蟬友圈國旅,官網:佛旅網china84000.com)是蟬友圈文化旗下企業,業務傳承于佛旅網,創建于2007年,是中國第一家專業佛文化旅游網站,也是目前華文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專業佛教文化旅游網站。其以“禪游天下,知了人生”為口號,以“觀光,體驗,共修,自律”為特色,以“無誘導性購物 不增加自費景點 ”為承諾的中國第一家專業佛文化旅游社。

蟬友圈國旅團隊全部為佛教居士、素食主義者,經過10多年的發展壯大,現已建設成超過15人的全居士佛旅領隊團體,多次協助各佛教道場組織200人以上的朝圣活動。

10多年來,蟬友圈旅行只專注專業運營佛教朝圣游學之旅,從不從事其他旅游業務。現運營有北印度/尼泊爾、南印度、斯里蘭卡、泰國、緬甸、日本、五臺山、普陀山、峨眉山、九華山、西藏、雞足山、梵凈山、終南山法門寺、廣東六祖圣跡、四川甘孜等圣跡線路,影響遍及兩岸四地以及東南亞、北美、澳洲等地。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汇图网ps赚钱吗 北京麻将馆免费下载 db游戏龙王捕鱼攻略 支付宝黄金宝赚钱吗 澳门骰宝作弊吗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天下彩网站 广西11选5开奖数据 名人娱乐游戏 香港白小姐图库 865棋牌靠谱865棋牌靠谱吗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规则 彩票实体店站合买软件 网赌支付宝追回 青海11选5 六合图库资料大全